国科大博士生导师王毅在国是论坛2019年会上建言

  • 发布者: 于洋
  • 作者: 文/张文绞
  • 创建于 2019-12-25
  • 196

    12月24日,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国是论坛2019年会在北京举行。此次论坛以"新时代·新使命"为主题,邀请政府官员、经济学家、企业代表共同探讨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之道。

坚定推进改革开放

    走进新时代,开启新征程,呼唤新使命。

 

中新社记者 张兴龙 摄

   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谭天星指出,未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要牢固树立制度自信,在坚持中完善发展,在改革中锐意创新,不断激发提升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生命力;要坚定推进改革开放,向改革要活力,向开放要动力,努力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;要广泛汇聚智慧力量,充分发挥统一战线在新时代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、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中的独特作用。

    中新社社长陈陆军在论坛上表示,新时代外宣媒体要向“海外中国”讲好中国故事。其一是要讲好中国之治的故事。中国的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显著优势。其二是要讲好中国经济的故事。中国正以改革开放和结构调整的新进展巩固经济社会稳定大局,推动中国经济持续向高质量发展转变。其三是要讲好中国信心的故事。要对国内外经济形势有客观认识、理性认知,坚定信心、保持定力,做好准备、稳健迈步,认真做好自己的事。

把好逆周期调节的度

    当前,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,中国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。

    全国政协常委、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表示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原因既有国外因素,也有国内因素。从外部看,主要是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,特别是受贸易摩擦影响;从内部看,主要源于中国正处在转方式、调结构、换动能的攻关期。

   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,杨伟民建议,要把握好逆周期调节政策的度,既不能强刺激也不能弱调节。

    具体而言,积极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,在财政收入增长减缓条件下保持逆周期调节力度,就必须提高资金使用效率,把钱花在刀刃上;稳健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,即根据短期经济运行的边际变化,针对不同问题应用不同货币政策工具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。

    经济发展任何时候都不能脱实向虚,实体经济在国家发展中具有基础性地位,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根基,是财富创造的根本源泉,是经济大国跃升为经济强国的重要标志。

    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指出,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迈向高质量发展,实体经济发展也面临从数量规模扩张向质量效益提升转变的要求。要从过去的有没有、快不快转变为好不好、优不优,要防止出现脱实向虚,实体经济衰败,产业空心化等问题。

    许宏才表示,未来,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,更加注重结构调整,推动实体经济振兴和高质量发展。一要加强宏观政策协同,为创新、创业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;二要不折不扣落实减税降费各项政策措施,确保企业等市场主体有实实在在获得感;三要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,精准发力促进产业优化升级。

最好投资机会在中国

    2018年中国吸收外资额达1349.7亿美元,创历史新高。今年1-11月份,中国实际使用外资1243.9亿美元。

   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,今年中国营商环境全球排名从46位提升至31位。

  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指出,得益于明年外商投资法正式实施、中国营商环境持续改善、区域一体化发展以及全球生产要素重组等原因,明年中国将持续吸引跨国公司投资。预计到2020年,中国吸引外资金额将达到1400亿至1500亿美元,稳居全球吸引外资第一位。

    魏建国认为,明年中国吸收外资将呈现三大特点,一是外资项目将出现大中小项目共同发力,二是服务业和制造业并驾齐驱,三是东中西三个区域吸收外资齐头并进。

   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也认为,未来十年、二十年,最好的投资机会在中国。

    第一,虽然中国人均GDP2018年是9700美元,今年超过一万美元,但还只是美国的六分之一,巨大的差距意味着巨大的潜力。第二,中国城镇化率60%,发达国家都到80%以上,只要中国经济往前发展,未来城镇化还有一二十年的空间。此外,中国有14亿人,是世界上最大的统一市场,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这里。

    任泽平认为,未来中国如果能够推动六大改革,将开启中国经济的新周期。第一,放开汽车、金融、能源以及相关的服务业。第二,深化国企改革。第三,住房制度改革。第四,大规模减税降费,放水养鱼,让微观主体轻装上阵。第五,创新需要直接融资,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。第六,当务之急是调动企业家、地方官员等的积极性。

金融支持高质量发展

   支持高质量经济发展,就要求高质量的金融体系。

   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指出,2019年中国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,总体呈现“四个稳”。一是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中表现稳健,二是国际收支基本平衡,三是外汇供求总体平衡,四是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。

    “展望2020年,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外部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做好外汇管理工作既面临难得的机遇也面临新的挑战。”陆磊表示,2020年外汇体制改革的重心在三大方面。

    一是守住面,坚决打好外汇市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,切实维护国家金融体系总体健康。二是突破点,继续推进外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服务实体经济,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。三是把好线,加强科技金融与外汇市场融合,抓住监管科技发展这一主线。

    中国银行副行长林景臻表示,经济高质量发展对金融提出六个方面的新要求,创新驱动发展要求直接融资发挥更大作用;经济结构优化要求金融资源配置重心进行转移;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求提高金融供给的效率;共享经济发展对普惠金融提出新要求;高水平开放要求提高金融体系的国际竞争力;金融监管要跟上金融发展的步伐,为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。

    林景臻进一步指出,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,金融机构要努力做好四个增强,要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,增强服务科技创新的能力,增强全球服务的能力,增强全面风险管理的能力。

对症下药解决发展困局

    中国走高质量发展道路是一个自然、历史的进程,但同时要解决发展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和矛盾。

    针对不同的问题,要对症下药。

    针对结构性问题,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指出,未来经济的增长要实现“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”并重,要处理好周期性的问题、结构性的问题、体制性的矛盾。解决这些问题,不能指望包治百病的万应良药来解决所有的矛盾和问题。因此,所能使用的政策工具至少是双重的,一手实施逆周期调节,另外一手要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
    针对发展方式问题,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、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表示,过去,中国经济高速度发展基本上靠大量的资本投入、资源投入和劳动力投入,但这些粗放式的高速度发展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如产能过剩、金融系统风险、高能耗、高污染等诸多问题。因此,未来的发展要坚持创新为发展的源动力,坚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,坚持更加开放的态度,以民生改善为根本目标。

    针对绿色发展问题,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生导师、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建议,一要提高能源、资源利用效率;二要控制总量,包括污染物的排放总量和一些不可再生资源和能源的消费总量;三要改善质量,包括环境保护的质量、经济发展的质量;四要优化结构,能源结构、交通结构、产业结构向绿色方向发展。

    针对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问题,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指出,中国目前很重要的短板不是经济本身,而是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。其中,中产阶级的获得感将是未来很重要的一个缺口。他认为,应该高度关注中产阶级的培育,不仅仅是中国大市场形成的关键,也是未来社会稳定的关键。

    针对技术创新问题,微软中国首席技术官韦青表示,要改变思维定式,习惯进入无人区。现在越来越多公司包括华为、微软都经常说自己进入了“无人区”,因为未来变化很大,人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全世界都不知道答案在何方。在这个“没有答案”的时代,中国有独特的优势,那就是中国人实干、苦干。既然没有答案,就不要想那么多了,撸起袖子努力前行。韦青认为,从技术角度来看,数字化、智能化是下一步中国实现民族复兴的极大动力。